杨高飞生前在学校购买了学生平安保险。目前,保险公司正与家属联系,争取尽早办好赔付。

手术连夜进行。“他喊不出疼,但我看得出他的痛苦。”杨得富说。已经精疲力尽的杨得富,一直在手术室外守着,除夕之夜对这个年近半百的父亲来说,太长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