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,中国政府将对国内所有全球汽车制造商设定指标,生产车辆中的电动汽车比例需达到10%。美国汽车制造商已经向电动汽车技术投资了数十亿美元。但和中国公司不同,他们并未得到政府的大力支持。

克拉里达淡化了对美国公债收益率曲线趋平的担忧,称包括全球对美国公债的需求在内的许多因素都在压低长期利率。一些投资者认为,美国公债收益率曲线趋平暗示经济衰退的可能性上升。但他表示,即使在追踪实体经济的同时,他也不会忽视金融市场发出的信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