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万达指出,中国发展到了一个需要高质量发展、需要依靠创新驱动和需要更加对外开放的新时代,规划粤港澳大湾区也正是基于此背景。

二是降低申请条件。对比其他口岸车辆指标大幅降低了申请条件,取消了投资额限制,降低了纳税额要求;扩大了申办对象范围,由原来的境外公司、个人增加了其他经济组织(含医疗机构、学校),并对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及高新技术企业提供了更宽松的申办条件。